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美妇  »  文工团女兵的上升路
文工团女兵的上升路
胡长庆军长是黄埔四期生,长期在胡宗南手下效力,被视为胡宗南的心腹和得力战将。抗战时期,他长期跟著胡宗南,屯兵西北,抗日消极,反共积极,内战爆发就充当了进攻延安的急先锋,但却几乎每战必败,从陕西一直败退到四川,在成都战役中又险些被俘,刚刚逃到西昌就被胡宗南命令他前往西昌北部门户重镇汉源县城收罗旧部。


  这胡军长早年曾留学法国军校,跟彭团长一样,也是整天泡在各种色情酒吧,慢慢地也迷上了巴犁酒吧里那一套性虐的玩法,因而跟彭团长可谓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彭团长迅即官升数级,当上了军参谋长。两人在处理军务之余,终日切磋各种SM玩法,一谓英式SM,一谓法式SM,取长补短,互通有无,不亦乐乎。


  每天晚上胡军长都要挑选长得好看的女兵伺候,有时候一晚要十几个女兵陪。


  玩女人时,胡军长喜欢把各种SM方法一一拿来实践,有时侯玩得很疯狂。


  野战医院的军医,经常都要为一些被折腾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女兵治伤。


  据胡军长的勤务兵回忆,他亲眼看见,另一天晚上,中尉文工队员顾小芬被胡军长挑中,这顾小姐年方25岁,曾是南京金陵大学的校花,抗战胜利后因为工作不好找就参加了国军,先是随军驻扎上海。据说1946年上海举行「上海小姐」选美,这位黄小姐身著国军女兵新配发的美式军装参加比赛,在美女如云的竞赛中,竟然获得了第二名,在上海滩也是轰动一时,许多报刊争先邀其作封面女郎,被捧为国军之花,当代花木兰,民国新女性的代表,许多达官贵人,高干子弟,富商大贾纷纷对她大献殷勤。要是在和平时期,她准能成了什么歌星影星,香车豪宅了,可惜生逢乱世,红颜命薄。很快内战爆发,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顾小姐跟随所在的部队开赴东北,几年下来,国军损兵折将,每战必败,顾小姐和文工队的其他女兵,随著溃军千里南逃,从东北逃到华北,从华北逃到南京,从南京逃到四川,又从四川逃到了西昌,随即被胡军长所部收编入文工队。


  且说这顾小芬,长得身材健美,披散著四十年代摩登女性流行的烫发,粉嫩俊俏的鹅蛋脸上,长著一对漆黑的弯弯细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布著长长的睫毛,顾盼流连之间,透露著七分英武,三分妖媚……端庄的鼻梁笔直笔直,随著嘴角儿的牵动面颊旋起深深的酒靥,耳朵上戴著一对金耳环,脖子上挂著金项链,脑门上歪扣一顶船型帽,上身穿著浅绿色长袖衬衣,紧贴著胸前一对高耸的酥胸,下身穿一条深绿色窄军裙,紧绷著雪白的大腿上,裹著圆圆的翘臀,走起路来,空气中弥漫著她身上那高级香水的味道,那轻灵妙曼的小蛮腰和高翘的臀部呈现出诱人的扭动和优美的弧形,真有一种喷火的勾魂摄魄的魅力。还有她那曾经担当过国军电台播音员的嗓音,娇嗲细柔,甜腻酥香,光是声音就能让男人们如痴如醉。难怪当年上海滩选美大赛上那些见惯美女的评委们都要为之倾倒。


  那勤务兵在军长面前,正眼不敢看一眼这顾小姐,可是给军长倒完洗脚水后,实在忍不住诱惑,在窗户纸上捅了个小洞偷看,只见那胡军长用绳子捆缚女人的功夫还真到家,只见他先命令女兵把衣裙鞋袜被脱个精光,那女兵脱下窄筒军裙后直起身来,偷看的勤务兵感到我的鼻血都流了出来:多美的躯体啊!只见她乳房浑圆的就像是一对倒扣的瓷碗,圆鼓鼓的臀部,纤细的腰肢,平坦的腹部,优美的大腿,还有大腿间诱人的黑森森的三角区……,军长再将赤裸上身的女兵两只手交叉反绑在背后,然后用绳子左一道右一道地缠绕住她的双乳,在可爱的乳沟间用绳子捆绑成8字形。再绕过脖子后在背上打结,接著缠绕在她交叠的小臂。


  接著将绳头分成左右两道,由她的臂间穿过,绑住刚才缠绕乳房的绳索,最后在背后拉紧后打结。当乳房上下都有绳子捆绑时,女兵的丰乳也随之上下起伏。


  失去自由的感觉引起体内强烈的被虐待快感。


  乳房被紧绑显得十分突出。胡军长用手指在女兵的乳头上弹一下「啊……」女兵赤裸上身向后仰,发出火热的叹息声。「军长,绑得太紧不舒服。」「站起来!」胡军长命令道。跪著被反绑双手和捆绑丰乳的女兵顺从地站了起来。胡军长再用另一根麻绳在她私处上纵方向捆绑起来,那蛇一般淫靡的麻绳深深陷人顾小姐淫部的浓密的黑毛里。


  军长的嘴吻著她的红唇,左手轻轻地玩弄著她早已硬起的奶头,右手则提著横穿她阴部的绳子不紧不慢地拉扯著,绳子不断地磨擦著她的阴唇,令她发出了兴奋的呻吟,不一会儿,女兵的淫水就浸湿了绳子!因为绳子绑著痛,女兵扭动起来,圆润的屁股显出女性的魅力,绳子就陷入那个像大白桃的屁股沟里。女兵娇美的身体在不断扭动,酥胸急剧起伏,燕语莺声充斥房间。捆绑著的香喷喷的动人胴体在扭动挣扎著。


  军长的顶天柱也早已坚起待命了。


  他把五花大绑的还穿著军装的女兵一下子推倒在床上,自己也一下子就扑了上去!粗硬暴筋勃起的大肉棍「扑」一下就直插入她阴水泛滥的肉穴?「哎呀!


  你玩死我了!」女兵一边娇声地叫著,一边挺起被绳索勒得紧紧的乳峰迎战。用卧式干了一会,又改为站立式。女兵仍然反捆双手仰面躺在床上,军长则站在床边,双手分别提著她的小脚举起,粗大有力的阴茎一下又一下地猛扎姑娘的下体,直捣她的花心。


  干完之后,军长解开绳子,军长再把赤条条的女兵用绳子把绑在床架上,从床下取出上折好的一条上面长有小刺的树枝,挥舞起树枝,当作皮鞭抽打在女兵赤裸的胸部、肚皮、屁股和大腿。女兵白嫩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道红印子,她大声尖叫著,呻吟著……抽打了一会,他停住手,用左手托起女兵的一只乳房,右手则拿著带刺的树枝在她的奶头上来回拉锯起来,树枝上的一排硬刺轮番扎入女人敏感无比的乳尖,女兵舆奋地叫唤起来,不一会儿,娇嫩的小樱桃上就渗出了细细的小血珠,这一独特的虐乳花式令女兵在肉体痛苦中得到了莫大的性刺激,她的下体又涌出一片蜜汁,把洞口的大片芳草都弄得湿呼呼的,军长的虐待令她淫性大发,阴水越流越多,终于破门而出,穿过芳草地顺著大腿根往下淌,军长一看,此时不干,更待何时,于是再股余勇,向绑在床架上的女兵发动猛攻。军长先把女兵解下来,让她低头弯腰紧贴著床架撇开双腿站著,两条胳膊反手向上,用绳子把她的两条胳膊及上半身紧紧地与床架捆在一起,女兵就这样低头弯腰地被捆绑著,翘起肥厚的臀部分腿站立著,性器官完全暴露,两片黑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著,等待著吞噬男人长粗的肉棍。


  又是一轮疯狂的战斗……


  由於受到胡军长的垂青,顾小芬中尉很快就晋升为全由最漂亮的女兵组成的文工队的上尉队长


【完】